soontan桑坦

深痛一生,顽乐一生-soontan.info

soontan桑坦

胡话连篇八:无法改变的过去和无法预测的未来

回家是正在进行中的仪式
列车上的几个小时,是一年来最轻松的时间。列车限制了各种可能的行为,反而使人觉得心静神宁,什么都不必做,享受完全掌握自己想法的时间。
作为一个无趣的人,不过生日也不过节日,对过年也没有十分渴望,现在只奢求能有一个完整的假期,至于为什么不能有,必定是因为穷。
过年回家是一场仪式,中心内容是看下家人朋友的近况,好像再也没有其它意义。春节则是恰好能配合多数人的时间,想来想去,这是一个效率的选择。这场仪式完全可以在其他时间进行,只要某个原因能让我明确知道这有仪式感,就足够了。仪式感,最大的作用大概就是让人卸下包袱,给告别过去找一个理由——时间,足够简单,足够强大。
九年前患PTSD,害怕被别人叫精神病,两年恢复后才告诉家里人。那时候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都很不好,总觉得世界与自己为敌,充满恶意,那时吃饭也总要叫上人一起,否则无法下咽。第一次像成人做决定也是那个时候,轻度患者可控,满18周岁,医师会征求你的意见是否要告知家人。像是从生命中抽走了两年时间,也像是让你有机会从一个不同的角度观察生活。现在回想起来,那个类型的PTSD更像是一层保护罩,类似害怕之类的情绪,让人远离可能的危险。
一两年就可以重塑一个人,时间就是这样。你变了多少,你什么没变,你无法回答,让时间做选择,你只要选择开始仪式。

那些错过的仪式
人无法事事如愿。想想去年有什么事觉得特别遗憾,第一件映入脑中的事却和自己无关,是一个走了的唱歌的人。
林肯公园的歌,第一次听是中学时候的事,那时正值非典时期,县城的街上空无一人,人们却会聚在一起打麻将。晚上偷偷出门到大街上,路灯全息,俨然一座死城。坐在空旷的路中央,把音量调到最大,好似这样可以战胜内心的恐惧。
两年前买到一张林肯重庆演唱会的票,没有请到假,送给了别人,当时和昊哥开玩笑说,错过这次,以后可能没机会了,然至今日,是真的没有机会了,并不只是遗憾,好似玩笑成真,失去了保有的希望。
也许过一段时间后,记忆变模糊,也不会再有震惊的感觉。

也算是个脑残粉吧
像林肯的歌一样,抵抗不了的偶像太多了,有些时候难免失去理智。艺术偶像和政治偶像、宗教偶像一样,是足以影响世界的人,如果粉丝团中存在“亲切地慰问”和“开光庇佑”,那大概就是国家分化和宗教成立的雏形。而从古至今,从遗迹历史到尖端科研,各界造星运动从未停止。
这又和斯德哥尔摩征候类似,侵占你的思想、自由,却又让你爱上它。《乌合之众》看过一半,年后可以重新加回书单了。

意外
放在桌上的书,一年也没翻开过几次,放床头助眠的却读完了好多本,再次证明病态严重,绝对无法行进在自己的计划中。
意外的事情还有很多。当看到动物世界中鳄鱼将牛拖下水时,突然明白了开放式性关系,当看到韩国综艺节目中,主持人故意冷落嘉宾来营造搞笑氛围时,突然明白了人们为什么会出家修道修佛。算不上顿悟,更算不上通感,可能只是碰巧感觉到了。
本身很意外的事情,更难让别人明白,因为无法重复那个状态。真正的问题演变成,为何所有人都需要明白。

人人不同,人人平等
每个人遇到不一样的意外,注定人人不同。对待这种不同,我们只是用到贴标签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那是我们太自傲了,所有贴标签的行为都是利己行为,这助长了所有人的懒惰,好腾出时间来给自己贴标签卖身,给土地贴标签霸占领土,给一切可争夺的利益体贴标签来获取更多的利益。
撕不掉别人强加的标签,可以先尝试撕掉自己贴给自己的。当自己把一个个标签撕下来时,有一种痛苦的快感。撕下成人的标签,给自己做个鬼脸能开心好一会儿,撕下211、985的标签,立马提升了自己的生活满意度,撕下国家、地域的标签,帮助自己理解不同的文化诉求,远离地域黑……反过来想,当这些自己贴来的标签,在不在你身上都无关紧要时,它们无法影响和改变你时,那是真的既不同又平等了。
先假装自己不是社会人,此后把自己不当人看,再不当动物看,甚至不当作生物,当能感觉到经过几十道程序,自己成为夸克、轻子、波色子等无法想象的微粒子时,众生平等就成立了。

没必要的平等
社会在这里,我们提倡的平等是人格上的平等,物格上,“人”仍然是绝对的统治者。有社会众相存在,人格的平等也是一个伪命题,因为社会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有人在就有对权力的追求,平等并不利于权力的流动。
无论文明如何演变,天性的进化相对是极为缓慢的,社会有理由快速找到聪明的方法来应对资源的匮乏和各种本就莫名的冲突。关于探索历史,只有两件事情需要做,要么模仿重演,要么避免重蹈。
至于平等为何不必要,这是个推崇个性的时代,不再是完全追求效率的时代。说平等,最必要的地方该是法律了,几年前弟弟去上学时我问了个问题,人们都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假若人人都视法如律,庭外调解为什么会成为补充呢?法律只是社会公约,而人的天性行为是穷尽法律无法囊括其中的,它制约的也不一定是重要的事,而是多数的事,这也已经很重要了。
大多数伦理恐怕都带给法律很多难题,比如说近亲结婚,当人们从诅咒说和科学等等方面将婚姻规定在近亲之外后,自然而然形成道德,而这些道德在新文化下可能会有新的冲突和挑战,就像古代欧洲贵族、亚洲皇族,都有维持家族血统纯正的近姻必要,这是那时的道德,而现在,假设有一对丁克夫妇是兄妹,道德上会说得通吗?至少法律本身是在一个模糊的位置,规定了不能结婚,没规定不许恋爱。法律的平等也仅是人眼中的平等。也许相当一部分被当作罪犯的人,不是因为人性被吞噬,而是因为不懂被法律覆盖的那部分道德。

不同人的自由
不违法是最基本的生存准则。这不是不得不的选择,而是一个聪明的做法,因为总要衡量被剥夺自由更难受还是选择放弃一些自由更难受。
因为之前有提供过一些工作帮助,卖了些连创意都算不上的想法,所以接到了两个地方的工作邀约,都是朋友推荐的,待遇相比现在要好些,最后想都没想全拒绝了,一个是电视公司的市场数据处理,是个老企业,不能说错话的地方,另一个是游戏初创的公司,人很熟,直接许诺喝茶聊天给创意就可以,文案都不必做,相比来讲,一个不自由,一个太自由。不自由不可接受,我可以接受因为做错事被开除,但绝对无法接受因说错话被请离。太自由不可接受,本就是难以自律的人,太自由恐怕只会任懒惰肆意蔓延,停止进步,无视危机。理想中,于个人于企业都好,又能够自由的工作形式,大概是要类似Docker的,效率、全面、灵活。
生活的自由比工作复杂多了。生存所需,没得选择的部分不在讨论自由的范畴里,而有的选却无法遵从自己的意志去选,这才是自由最大的障碍。

也不要影响别人了
努力遵从自己的意志,也努力不去改变别人的意志。如果连理解别人都没有做到,凭什么想去改变别人呢?这几年见过最可怕的事恐怕就是这样的,遗产留给孩子,然后告诉孩子要给孩子的孩子留遗产……
所有的知识可以只分三种:物质构成、事件概率、人的意识。当这些知识都能学有五成火候的时候,应该可以理解别人了,但倘若真到了那个时候,也应该明白为什么可以不去影响别人了,所以不如现在就省省力,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学习的时间还是用来享受人生比较划算。毕竟,现在是一个颜值正义的社会,而总有人到pornsites上去点开ugly的分类。
当下的时间最宝贵。味觉褪化后去尝美食,视力不济后去看美景,体力不支后去环游,也许会有另一番风味,但不如现在、未来去感受两次啊。

假想的朋友
对待自己可以把自己当成朋友一样,这是个奇妙的角度。
能看到自己变态一样的自信,也能感受到自己何时想要逃离社会。大家在一起时想要热热闹闹,而一个人时想要清清静静。
我真的讨厌这个社会吗?当然不会,这副瘦弱的小身板放在没开化的地方一定活不过成年,也浪费了这奇异的脑袋。
有人问,你到底在想什么。切断微信、微博、短信、电话半年,大概能有些许对我准确的感受。
回来看假想的朋友,就在身边站着两个人,一个情到深处,不爱不恨,一个情到深处,不知爱恨。

明年会有什么好玩的
AR、AI、AUTO。增强现实在地图及其它位置信息服务软件中全面应用。人工智能解决传感交互难题,由于总能算出最优解,仍然无法靠概率模拟人的不确定性。自动驾驶的重点将从算法本身转移到配套方案上,不出意外,人口越多的地方越是寸步难行。
看了眼2014-2017年各类期刊影响因子的变化趋势,明年容易引起热潮的影视作品会大概率分布在Cyberpunk、Steampunk、Biopunk……
最后的最后,大热的区块链将进一步疯狂,在标准化、普及化、几个大擘能基本垄断之前,战场上仍然会进行混乱地厮杀,这是一场推广武器的战争。

1 + 7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