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tan桑坦

深痛一生,顽乐一生-soontan.info

soontan桑坦

胡话连篇二:善良是最自私的选择

善良是最自私的选择,忘记善良是最伟大的自私。

最近在《传习录》中看到了前人解读“当天理而无私心”,当说到佛时,认为佛也只是为了自己的私心罢了,由此,不禁想到了宋代“存天理灭人欲”的国政,两者仿佛是在不同的社会潮流中产生出来的思想,又给了我们一个同样的问题:在一个有分善恶的价值观中,善的一面满足了谁?

且不谈人固有的其他欲望,只说善良。想到了几个人物:白方礼、昂山素季、拉里·佩奇、特蕾莎修女。

白方礼认为自己只做了应该做的,让人们去关注该关注的事情;昂山素季是一个政治斗争的斗士,有明确的立场和政治愿望;拉里·佩奇主导参与了很多看似飘渺的有益全人类的科学计划;特蕾莎修女到各地传播爱心对抗各种灾难。

善良、慈善、无私、大爱……这几个标签好像并不能贴在这几个人身上,或者说贴上之后都产生了不同的韵味。昂山素季告诉人们,我们建成了这个社会就要证明我们可以克服人生来固有的瑕疵,她在通过最有效的手段完成她的愿望,同时帮助到需要帮助的群体,她是有大爱的,但她也是有立场的,冲突发生时,她还是要站在自己国家那一边,我想这是另一种感情在支配她吧。特蕾莎修女则到世界各地传播爱心,不分国界,不分族群,该是最最善良的心灵了,然而,从我的视角来看,特蕾莎修女更像是传达了一种精神力量,教给人们忍受灾苦却没能反抗灾苦,心灵至善却似乎少了一点作为,少的这一部分也许就是特蕾莎修女的“私心”在里面。前段时间拉里·佩奇公开表示自己的私人财产不会交给慈善机构做慈善,而是让它们去到更加能够帮助人类进步的地方,会主动对比考量价值说明拉里·佩奇是有私心的,而他做的事情却很可能更有效地帮助到更多的人,也算是大善吧。

白方礼的事迹前前后后几年都有关注到,应该是了解最全面的,白老可能是最让人动容的,因为他只是在默默奉献,奉献超越生命,却没有感受到自己的善良。这才是真的让人无地自容的地方,我也捐过善款做过义工,但我是明确知道这是好的事、善良的事,我才去做,驱使我捐款、做义工的并不是我本身的善良,也不是慈善绑架或道德绑架,而是一种处在自我完善和自我宽慰之间的一种特殊的感情,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但总归也是一种自私的表现吧。

也许真的只有拉里·佩奇才能准确地懂得白方礼的心。

所以,有私心的人可以去做善事,善良的人不一定没有私心,但真正无懈可击的一种善良就是,用善良武装自己的内心,用善良满足自己的内心,然后即使别人敲锣打鼓地提醒,也别让自己的心记起有善良这回事。

2 + 8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