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tan桑坦

深痛一生,顽乐一生-soontan.info

soontan桑坦

胡话连篇九:背负谎言的自恋狂

大概源于《胡话连篇八:无法改变的过去和无法预测的未来》中写下的几段话,有个别朋友这两天像约好一样来问了很多奇怪的问题,且不说本就是半年多前的文章,不代表我现在还这么想,但一再反复质问,让我已经搞不清楚是在关心,还是只是要在这里发泄一腔的怒气。直接回复“想多了”,然而,终究拗不过自己的直肠子,不吐不快,在此将问题一一回复,非常直白的回怼,请发问者自行对号入座!

Q1:“所以法律一直在变,还有很多不合理的,人们不必完全遵纪守法啊。”
A:这脑回路就奇怪了,医院还有治不好的病,现在能认识到的疑难杂症就不治了吗?我认为守法也是法律完善中的一个环节,法律完善需要跟随时间来变化,任何新事物的出现或道德体系的进步都会挑战现有的法律,你不能要求法律跑在最前面,预测未来的一切。至于现在的法律有没有弹性,当然有,比方说常挂在嘴边的黄赌毒,杜蕾斯的营销广告业内一绝,但如果引诱犯罪就违法;麻将扑克到处都是,非法资金流入、财富震荡过大、破坏社会稳定就违法;医院、实验室,各种涉瘾药品、有毒化学品,超量带出形成对他人的威胁就违法。法律的目的是导人向善,不是处罚。

Q2:“为什么不现在就开始Docker式工作呢?”
A:穷。

Q3:“请证明自由快乐与金钱无关。拜金岂不是没有道理?”
A:请证明金钱是自由快乐的充分且必要条件。另外,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自由快乐没有标准,金钱多少也是不同的标准,拿两个没有统一标准的东西来有什么好证明的?再说拜金,我觉得拜金有理,因为大家不一定是在拜金,大家拜的是金钱背后可口的美食、漂亮的衣服、自由的时间、放松的生活、可靠的医疗,没有谁的终极目标是金钱本身。如果有其他更简单就可以获得自由快乐的方法,人们一样也会去拜,所以,金钱是高效率的方法,不是唯一的方法。

Q4:“你怎么有时间看AR、AI和区块链那么多东西?”
A:HEHE,看我无奈的眼神。单身、无娃、懒得健身、懒得出门=大把的时间。

Q5:“哪个行业会成为风口,哪些很瞎?”
A:这个问题没有能力回答。只有一点点想法。

FL

说靠谱都靠谱,如果说很瞎也都很瞎。1,AI不算近,相对RPA更实际;2,数字货币泡沫破过了,区块链泡沫还没吹起来;3,涉及计算和存储的技术一定会协同进步,某个突破会带动所有产业;4,生物计算和生物识别是关系并不密切的两码事;5,所有考验人性的技术方案都不会先起飞。

Q6:“身边两个人都是你自己吗?那不是有三个了?”
A:是的。两个。这个很难解释,可能会和影分身一个逻辑……是需要修炼的,而修炼不够,还不能同时出现三种状态。这个问题可以单独另起一篇写起了,多个自己对话是为了消除自己对自己说的谎言。下面详细描述。

解释谎言的谎言
上面一通解释都是我对问题的回复,在别人的眼中必定有很多不认同的部分,也可能完全不赞同所有的观点。
我想,那就装个逼吧,文末写道“如果能看懂,我们还是朋友”,但是这样会真的友尽,让一个本就没什么朋友的我雪上加霜,所以可能会写成“鄙人微词,欢迎讨论,能不能做朋友,就看剪刀石头布了”,稍微缓和一下,如果我是一个善于交际、懂人情的人,上面通篇根本不会发出来,下面的文字也不会存在,让它过去就好了。
上面三种方式是三种不同的态度,而态度这东西体现在人的身上,随时都会变,所以三种方式都有说谎的成分在里面。我尽可能把所有的想法写出来,这样自己对自己的谎言会有一个认识,哪里说谎了?哪里不必说谎?这些问题,有两个自己对话就可以消除心中的困惑。对别人的谎言用另一个谎言解释不通,在自己身上的谎言,解释谎言的谎言就通了。

说谎与文明进步
想起了镜花缘的君子国,谎言中的世界是最接进乌托邦的那个,和懒人推动科技进步一样的道理,说谎表达了人们对未来的诸多憧憬,所以才有这个充满谎言和欺骗的世界,于是所有人都说谎,迎合整个社会的胃口,很难分辨现在文明的进步是真正的进步,还是丑陋的部分被隐藏得更深了。停下来想一想,每天听到的话、看到的新闻有多少是不掺杂谎话的呢?即使从小被教育要诚实,大部分情况都会用谎言表达自己的期盼,用谎言效率地达到自己的目的。

好话和谎话
如果说谎言是社会的润滑剂,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该怎么建立呢?如果大家都不说谎会怎样?
之前一直不理解善意的谎言,现在大概能稍微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比方生活中看到人都喊一声帅哥美女,随声附和一下别人的八卦,这些话在在说者的口中未必符合大众认定的事实,从说的角度看谎话无疑,而在听者的耳朵中,这些谎言并没什么意义,只是用于客套的好话,而非谎话。所以这里的谎话不能根据内容去认识,只是说和听的两个人互相传递一下开始对话的信息。表达乐观的情绪、吹个未来的牛、控制个人的愤怒、报喜不报忧,也都是善意的谎言。

对别人说谎和对自己说谎的不同
谎言形形色色,千变万化,却也只有两种,说给别人的和说给自己的。在满眼谎言的世界中闭上眼,看到的都是真相,吗?并不是。说谎不是习惯,也不一定有所图,很可能是人们在想要得到社会认同和自我认同时,唯一可以平衡自己的工具。对别人说谎很容易,而对自己说谎很难,大部分想解决困难问题的时候,要么嘴上不诚实欺骗别人,要么身体不诚实欺骗自己。

刚想到的事情
有个朋友几年前成为晒娃狂魔,每天两条,风雨无阻,硬生生的从孩子出生晒到上幼儿园,有一天见面,感觉好生羡慕,神采奕奕,小日子过得充实快活。吃饭到一半,她突然来了句,如果再有一次机会,她绝不会要孩子。看见她坚定到可怕的眼神,我顿时语塞,说不出话。她说自己并不喜欢小孩子,自己生的总归还是特别疼爱,但是朋友圈晒娃并不是记录生活,也不是觉得孩子什么事都很赞,只是想获得些对自己努力的认可,所有的图片、每一天的煎熬,都只有一个意思,“求求你表扬我”。她知道朋友圈里的孩子没有外人会真的喜爱,只是礼貌地给个赞,这些赞可以暂时麻痹一下自己内心的不满。临走时,拍了下饭店的灯和空盘,说了句“以后不要点赞”。
从那个时候起,在朋友圈看到无论是孩子、美食还是风景,都习惯不去点赞了。

谎言和秘密
在很多朋友的眼中,我是非常好的保密者。其实这是一项非常反人类的本领,当别人告诉我某件事是个秘密时,在我的脑中多半会被处理成八卦或吹牛的信息,剩下的小半也会被我当成关我屁事一类的信息,这些信息根本不会被记住,所以并不是我能守口如瓶,而是根本记不住秘密是什么。我直白地跟好多人说过这件事,他们的反应却很好,反正很多秘密经过很长时间以后看都是不值一提的事,先说出来也算是减轻自己负担了,同时没有给别人增加负担就更好了。
还有极少一部分真正的秘密,分享到我这里后也就直接劝说好朋友创造合适的时机公开了,因为秘密在自己的身上,别人不知道能落得一身轻松,背负秘密其实是自己在背负“不公开”的谎言,累得只有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值得。

背负谎言的自恋狂
每个人都说很多谎,我也说很多谎。有些谎我是不说的,比如说婴儿漂不漂亮,孩子长得像谁,经常被长辈说,这么大的人了一点事儿都不懂,这句话听了有十多年,至今情商大概还是负数,就这样负下去吧。情商低比较容易识破自己的伎俩,经常想事情想到可怕,最可怕的是这样一个问题,“你愿意和自己做朋友吗?”
这绝对是一个和“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一样的终极人生问题。想象另外一个完全和你一样的自己站在那里,你们或对视或握手或沉默不语,都互相知道对方的所有心思。肮脏的想法、不齿的欲望,所有怪异的思路,都无处遁形,你在他的面前是一个透明人,你有勇气和他做朋友吗?在他的面前,你没有任何可以开脱的谎言使用,只会无助和恐慌,同时你也读到了他的无助和恐慌,你们对两个人有相同的自我认同,这本身已经很可怕了,你们的价值还都不需要去衡量,因为自己几斤几两各自的心里清清楚楚。我尝试解答这样的问题,所以根本没精力去想如何面对社会,能够诚实面对自己已经需要花费很多年的时间了。倘若有一天真的可以和自己做朋友了,大概也就是看破红尘的感觉了。
都说我是超自恋的人,恨不得一万个赞同,但我并不是因为自己“无所不好”而自恋,我只是恰好在问自己问题时,走了个捷径,想要改变坏习惯变得更好,实在太累了,所以如果懒得改掉,那就全盘接受了吧。

是时候睡觉了
好像还想到些什么,憨豆、毛姆、鲁迅、Hedy Lamarr,想要六便士和洒下的月光……
算了,今天到此为止,困了,床上见。最后说一句,不要试图触碰我的底限,因为,我,没,有!

7 + 9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