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tan桑坦

深痛一生,顽乐一生-soontan.info

soontan桑坦

胡话连篇一:谁都找不到生命的意义

谁都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但每个人都该更努力地活着。

公司经营不善,倒闭了,所以最近算是清闲,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可以胡思乱想。这两天翻了翻存在硬盘里久不被打开的照片,竟无意间发现了乐乐的照片。乐乐是家里很久之前养的一只狗,记得是才出生没多久便被我们抱回了家,我的初中、高中、大学都有乐乐的影子,很长一段时间我并没有特别喜欢它,但当妈妈告诉我它丢了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之间也许早就已经建立了某种缘份和思想上的依赖。

和很多人一样,我总能记住那些身边逝去生命的眼睛,那些眼神总是温和的,小时候爷爷在院子里养的鸡,老胡同里的猫,舅舅买的饿死在笼子里的小松鼠,忘记谁弄来的被老鼠叼了的小鸟……可能是同类的关系,身边人的远走更让我印象深刻,有的人生病很久然后离开,而有的人则走得很突然,似乎这种经历在以后的日子里会越来越多,而我却并没有办法消化这些事实。于是,我又想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了。

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过去已经过去,未来还未到来,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活在当下。活在当下是一种很好的状态,我们活在当下必定是为了什么,于是有了一个目标。过去的故事,现在的状态,未来的目标,再加上我们的生命本身,也许这就构成了我们生命的意义,而所有这些都可以依赖于同一个问题——什么是生命?也可以这样问——什么是人?

这可以是一个自然科学问题,也可以是哲学问题,甚至可以是宗教学或政治学问题,在不同的尺度上看,对于人的解释和对生命意义的探索方向肯定是不同的。

有一个恐惧管理理论,说因为人们对死亡的恐惧,迫使人们在生活中作出最有价值的选择,这个理论从自然科学理解仿佛更容易,地球环境改变,有机物产生,机缘巧合下产生了具有遗传性的有机物,为了在自然的选择中存活下来,这些遗传物质产生各种各样的突变,利用自然能源和物质制造保护自己的载体,这些载体进一步被选择,现在被我们称作动物、植物、微生物等。更高等的智能更容易保护这些遗传物质,所以我们存在的意义可能就是要来保护这些操纵我们生命和意识的物质。我们所有的行为、感受都还在发生变化,所以才可以适应这个不断进化的世界,也许下一代更具有能力的智慧生物早已出现并终将取代我们,毕竟我们和猩猩的基因只有大约百分之一的不同,让自然选择出这百分之一,恐怕只是早晚的事。

人类毕竟是人类,建立了自己的社会,于是有了不同于自然规则的人类社会的规则,这些规则并没有为进化铺路,反而可能阻断这些进化,比方说因辐射产生的畸形孩存活下来,他可能拥有了一般人不具有的抗辐射的能力,而我们在大量的宇宙射线来到地球之前,会把他叫做患者,又因为我们会通过各种外部工具来保护自己,所以当我们越聪明的时候,很有可能就越承受不了更大的灾变。

捻着人本位的思想,我们不应当把自己看得这么渺小,回到人类社会,剥离我们的自身属性,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呢?荒诞作品的代表人物阿贝尔·加缪好像这样说过,人的一生都是在努力证明自己不是荒诞的,所以西西弗斯不断将滚落的巨石推上山顶是有意义的,于别人而言那是徒劳的工作,但于西西弗斯而言,那是他的抗争,也是他的生命。我始终还是没能理解这个故事,也许是在说生命本身并没有太明显的意义,而我们的选择和我们完成的生命过程赋予了生命意义吧。

也许生命本身真的是没有意义的。剥离开所有的外在条件后,每个人都是孤独的,而自然选择让我们来享受这一段生命的过程,我们着实应该感恩了。对每个人来说,我们的意义大概就是和周围有关系的人和物分享这段生命的时间。

记得之前看到过有关Higgs的报道,差点证明宇宙在爆炸后零点几秒便开始收缩,如果报道属实或研究确有此事,那么我们是真的不存在的,至少不是以我们以为的方式存在的,人类还没有探索到已知宇宙百分之五的部分,而我们的知识恐怕会显得更加稀少,还在总结已知事物的规律。人类,太笨太渺小了,凭什么能了解生命的意义呢?所以,别再挣扎了,权当它没有意义吧,毕竟我们的存在只是一种条件下的偶然出现。

如果真的要如此努力地去寻找,倒不如自己做些事赋予生命价值,都是如此渺小,倒也懒得攀比了,这是好事。倘若再有人问我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想我会发挥人类自大的本性冷笑一声:“认识它的人,都已经死了。”

9 + 6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