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tan桑坦

深痛一生,顽乐一生-soontan.info

soontan桑坦

湿地使者7年之痒时

今天老杜在群里提起湿地项目已经过去六年了,掐指一算,再过两个月距第一次人员选拔刚好七年时间。

不知大家现在在哪里,先献上深深的祝福。

回想当年每个人的音容笑貌,感觉好温暖,同时又有些许惆怅和无奈,过隙的时间已各奔东西,忙于社交应酬,却再也挤不出时间见一面,最后给自己一个理由,生活就是这样,而且无力改变。

我是个悲观的人,打个比方,这七年间走过很多地方,却记不住那些如画的风景,也记不清那些人造奇迹,唯独有两个画面定格在心中。一个是在大马偶遇了一个苦行僧,三天时间他从未开口说话,周围人们虔诚地把食物放在他身边,三天时间他也没有进食,三天间每个晚上回旅舍时,他还用坚定的眼神望着周围的黑暗,每个早上他又先于所有人睁开眼靖,用一样的姿势坐在那里,仿佛他真的为我们承担了灾难,把生命的美好留给我们,最终我也没有搞清楚他何时吃饭何时休息,甚至没有搞清楚他是不是印度的苦行僧,但是每每想起他的时候,心中总能泛起对生命的珍重。另一个就是在玉树结古镇遇到的那个磕长头的小女孩,是2009年再次去做活动的时候,在嘉那嘛呢堆,无意间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混杂在转经堆的人流中,天下着微微细雨,地上有些泥泞,小女孩一步一步在磕长头,当我用相机拍摄的时候,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使我有些手足无措,简单拍了一下就站在一旁慢慢打量她,梳马尾辫,穿着改过的衣服,手上和膝上做了简单的防护,散着的几根头发贴在脸上……没有勇气把她的正面照片放在自己的相册中,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自私地认为在尊重这个小女孩,其实,心中更多的是震慑,后来那里发生地震,我们只确认了当时做活动时结识的牧民的安全情况,而我心中总也忘不掉那双眼睛,祈福的眼神中似乎是希望,似乎是哀求,又似乎只是在表明人生来的平等。

templeg

我想,这是有缘参加湿地活动后对我最大的影响,特殊的地方,特殊的时间仿佛给我的人生打上了标记,每当做决定时,我都在想自己有没有哪一天会突然有了信仰,进而为做过的决定后悔自责。小陶后来跟我说,我是个很自我的人,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改变的吧。

人总要进步,总要改变,就像自然进化筛选,来到世上就面临着生存下去的原始驱动,于是专心工作、努力进步,要提升在社会中的竞争力,最后成功。这样的想法并不浅薄,因为人本身就应该是永不满足的,这样才能永远活在追求的过程中,感受生命的能量。最大的问题在于当遇到困难、面对他人的时候,我们又不由自主地活在了别人的眼光中,我们惧怕别人的眼神,也惧怕这种眼神带来的的压力,于是选择了别人的选择,成为“大多数人”,又为自己辩护称“平凡”也伟大,既已选择平凡,何必在乎伟大?

祝福曾经的队员们,健康、简单、快乐!

1 + 4 =

回到顶部